今天是睽違兩個月之後要回外公家的日子,佑佑早上11:30來接我們,之後走北二高要去龍潭,不過可能放暑假了吧?一路塞死了,佑佑和我尿超急,膀胱快炸掉了,我在副駕駛座拼命抖腳試圖轉移目標,下龍潭交流道後立馬找廁所解放,解放完後佑佑説「我的人生又重新開始了呢」(好北七,哈哈哈)

吃了中飯到外公家,一進去都還沒坐下就聽到我姨媽在跟我表哥講電話,好像我表哥要從高雄坐高鐵上來到桃園,我姨媽跟我表哥説我們會去接他。。。

好像。。。你都沒問過我們耶?
問一下我們又不會説不好,但什麼都不問就直接決定這樣感覺好每送,有車就活該嗎?

重點是,後來發現龍潭到高鐵豪~~~遠,遠到都可以直接開回台北了吧!!!(挖鼻孔)

所以一整個下午佑佑都在開車,他累我也累,回來又坐不到一會兒,又要開車去吃飯了,吃完飯回來不到一會兒,要回家了。

本來我姨媽叫佑佑先載她和我表哥去台聯總站(表哥還有帶超大兩大包沙發坐墊),再回來載我和我媽我哥總共要跑兩趟安捏,我聽了每送,就説就一個人坐前座抱著那一包瘩家擠一下然後載一趟就好啦(另一包放後車廂)

雖然佑佑説短程沒關係,但我更內心的os是叫計乘車到哪邊才不過100出頭有要這麼省嗎?
我們之前都會志己叫車説~叫人家開車跑兩趟也太辛苦吧?

然後覺得佑佑很辛苦,他載我們回外公家是想跟我們和外公拉近關係,但不是到那邊被使喚當司機的,不是自己開車當然不會知到有多累。

佑佑説往好的方面想,也許他們把我當自己人才會這樣吧?

總之我今天覺得很累,佑佑更是。

辛苦貝。

De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