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想到幼時三段受傷回憶,雖然當時很痛苦,但現在想來還滿好笑又有趣的(可以這樣說嗎?)

大約幼稚園還小一吧?當時Tina姐載我出門還是用腳踏車代步,有一天照例載我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後面抱著Tina姐,兩條腳就吊在後輪旁邊晃啊晃的,突然,腳踏車怎麼卡住踩不動了?Tina姐還又試著用力踏了一下,還是不動。接著就聽到我哭了...因為我的右腳整個卡在後輪裡,腳裸處卡的正好,所以腳踏車完全動不了,當時留了超多血,送去附近診所縫了幾針,現在還可以隱約看到傷疤,但不注意是看不見的。

又有一次差不多年紀吧?當時洗完澡我都喜歡站在浴缸上擦身體,這是多麼高難度雜耍的動作啊!終於有一天,腳一滑,我整個人很浴缸上摔下來,還在地板上滾了幾圈才停住,地板是顆粒的磁磚,所以右上額頭處立刻被顆粒ㄎㄠ破洞在噴血,Tina姐連幫我穿衣服的時間都沒有,直接拿毛巾把我包包(好險沒讓我裸體...)就抱著衝去醫院縫額頭吶!當時我可能嚇傻了,呈現完全給醫生擺佈的狀態,醫生在幫我縫針時還誇這孩子兒好勇敢都沒哭XD。現在傷疤也還在,但不注意也是看不到的。

最後也很慘的一次是二年級吧? (我小時候還真多災多難)某天周末中午,Tina姐在廚房煮麵,沒多久我從房間用跑的衝到客廳時,剛好和拿著燒滾滾湯麵的Tina姐撞上,熱湯整個塔滑湯灑湯燙塔地淋在我背上,照理說我應該要被馬上沖脫泡蓋送吧。但我卻立馬被老杯賞了一巴掌,接了一巴掌之後我還轉個圈趴在客廳沙發上摀著臉大哭。接著我可能是背太痛又嚇哭到太累睡著了吧?導致接下來的印象我不是很清楚,只記得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趴在我家頂樓加蓋(當時住五樓)放張躺椅的地方,Tina姐陪在我旁邊,但跟老杯在吵架。後來我醒了,但是趴在自已床上,Tina姐已經幫我擦了藥安捏。因為背燙傷每天都要換藥,所以當時會曬到太陽讓我流汗的學校早上升旗,Tina姐特地請老師准我不用去在教室休息。啊沒幾天,當時所謂的一位好朋友在升完旗後進教室就跟我切八斷,跟當時我們兩個都討厭的女生當好朋友了,原來小孩子的友情在升旗不到半小時的時光就灰飛煙滅了。而且對方還有能屈能伸的特質,相信她長大定會有番作為(茶)。不過,Tina姐說她當時超怕我以後會留疤,這樣她會很難過的,所幸可能年紀輕代謝快,沒多久就好了,而且還不像上面兩個受傷情況有留疤喔

 

 

 

De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