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腦波可能很不穩定...

上禮拜六日連兩天睡不好,當那種快接近睡著的邊緣時,

會突然整個身體大彈,彈到我幾乎要坐起來的程度,把自已都嚇了兩跳...

 

然後,昨晚夢到好可怕的一個夢啊啊啊啊!!!比僵屍夢還可怕十倍

因為我哥昨晚2點多才會到家,加上我睡覺很怕聲音和燈光,所以至少先準備好把耳塞戴著睡覺,

不過還是因為廁所的燈光而醒了。迷矇之中我帶著"我哥已經到家了"的想法繼續睡著,

接著在夢裡看到我哥他渾然不知地帶了個髒東西回來,當我哥進家門口時,

我幫忙提行李,餘光瞄到那個髒東西在家裡的廚房遠遠看著我,連忙收起視線繼續搬。

我無法克制自已的餘光不瞄她,但隨即下一秒,髒東西竟突然以移行大法將形體移近,我們距離縮短了。

我嚇了一跳,急忙把視線移回行李,但來不及了....

這次我連餘光都還來不及再次瞄向髒東西,她已經移到我身體旁邊了。

她的黑眼球佔滿眼睛全部,看不到白色的地方,直挺挺地幾乎快貼到我身上那樣近的距離盯著我。

還帶著憤怒的表情....當下我害怕到不行....感覺好真實。

但隨即場景換了浴室,正拿熱毛巾敷臉,敷上去那一刻,我知道那個髒東西又靠近我了,

不敢把毛巾拿下來,死命敷在臉上,但髒東西看穿我的想法,硬把毛巾給掀開,要我看到她。

我極力反抗不要,用雙手遮著臉,髒東西把我身旁的東西全部掀飛,擾亂我要讓我雙手拿開,

我內心完全是恐懼狀態,試圖打開喉嚨想求救,但嘴巴沒辦法發出任何一個字出來,

我只好發"m (嗯)"的音,還使出全身力量,不停地發不停地發不停地發,

要讓家裡的人都聽到,看我哥我媽有沒有人可以來救我。

這時,我突然醒了。

喉嚨喊的好痛。

睜開眼睛冷靜確認一下,剛才的是夢,不是現實世界吧?

打開房門知道我哥還沒睡,去廁所洗了一下手冷靜冷靜。

回到房間,我哥默默開門帶著被嚇到的臉問「你沒事吧? 你剛才叫好久叫好大聲,嚇死人了!!!」

「但我怕突然衝進來開門會把你嚇一跳...」

「我剛才做一個好可怕的惡夢,想叫媽還是你來救我,但都叫不出來,只好發成m(嗯)」我回答。

待我哥出房門後,關了燈,還在有點懷疑剛才真的是夢吧?的時候,我就睡著了...

 

 

全站熱搜

De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