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很久沒有做惡夢~這次終於來了。

但很慶幸,不再是做公仔的惡夢,不過一整個也讓人壓力很大縮。

話說夢境裡,我一個人去了日本六本木,將行李放在東橫inn之後,就拿著我的哎鳳出去外面走走。

天氣已經晚了,不到一會兒,我循著哎鳳路過附近一家「明日香旅店」,這個明日香旅店記得在旅遊書上非常有名,它外觀很有日式風格,招牌在夜幕即將低垂時顯得十分刺眼,招牌上寫著斗大的明日香三個字,外圈用七彩霓紅燈包圍閃爍著。

與其說是日式風格,不如說在六本木的夜晚裡,讓人隱約覺得春色無限...

接著我走到大馬路的人行道上,看著剛下班的上班族來來往往,突然之間,聽到一聲大到全六本木的人應該都聽的到的玻璃破碎的聲音,這一聲巨響下來,街上所有的人都停格住了,不是被嚇的停格,是所有的東西都靜止了,包括路上的車子,連眾人的呼吸聲都聽不到的那樣安靜。

但只有我沒停格住,我還是一樣可以任意動來動去,這個瞬間大概維持了才5秒那麼久,街上所有的一切頓時又像什麼事都沒有那樣恢復它本來的秩序。

我不以為意走繼續往前走,手機突然來了一封簡訊,寫道「請照著簡訊裡的電話回撥,不回撥的話你將會死。」

一定是惡作劇的簡訊,不用理會它。

我想回飯店了,明明手上拿著哎鳳而且出門也沒太久的時間,但我怎麼都找不到回去的路,好不容易看到明日香的招牌,「呼~離飯店不遠了」心裡這麼想著的我,卻仍然迷失在巷子裡。

下一幕發現我人身在明日香旅店裡,全身赤裸在池子裡,看到男男女女面無表情地走來走去,「天啊~這家果然做A的」!!!!

我不顧老闆娘的阻止,連毛巾都來不及抓,光溜溜地一路逃出旅店之後往人行天橋上跑,這時看到對面一群民眾手裡拿著點燃的蠟燭,像做彌撒那樣全身穿著黑色長袍,嘴裡一致唱著平井堅的歌「いとしき日々よ」--->仁醫2的主題曲

 

心裡覺得毛毛的,感覺剛才在馬路上停格之後,大家都變的怪怪的...這麼晚了還出來穿這樣唱歌是怎樣?

我直覺不能被他們遇到,所以我拼了命的先跑到人行天橋上,想藉著高處找我的飯店東橫INN(因為東橫INN他在頂樓一定會有一個很大的招牌),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突然一個侏儒向我走來,一副想要對我意圖不軌的樣子,我使勁全力一腳踹開他,爭取我找飯店的時間。

接著突然一對情侶出現,問我說你怎麼了?我直覺他們跟我是同一陣線的,便大哭了起來說我找不到飯店,還說「你看,我還有飯店的鑰匙,號碼是1508,我沒有騙你」。

然後情侶就安慰我說「不要怕,來,我們幫你一起找」

 

然後就夢醒了。

 

累死我了啊!!!!!!!!!!!!!!!!!!!!ㄇ的。

全站熱搜

Def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